林熙诚也没有想过,对方会一直这样猖狂。

    明知道这样的解释都是不应该的,可有些人却从来没有考虑别人的感受。

    “不是的伯母我知道这样做不太好,但是我们真的从来没有想过伤害她,我也希望我能把这一切给完成,在这个世上,他们做事情都是有原因的,这一点我也十分明确,我更加没有想过做任何的坏事,我只希望你能够不要来这样胡言乱语了,实话实说不可以吗?不要来这样斤斤计较,到最后也没有人会和你一样胡言乱语的呀,相信我一次吧,他们的事情与我无关,我更加没有理由和他们来骗人。”

    少年魔光依旧十分简单,就好像是在说,我这样对你都是有原因的,更加没有人会和你一样放任不管,一件小事情而已,没有变到这么大。

    他们的眉眼间依旧充满了冷淡,就好像是在说世事无常,并没有人有资格过来嫌弃你,我也以为你不会来骗我,总而言之还是希望我能把这一切给说清楚,你以为还有人会来帮你吗?

    他们再一次这样开口解释了起来,这样像是在说我这样对你,肯定都是有原因的,我也希望你不要来骗我,每一次都要来这样胡说八道,到最后怎么可能成功。

    反正在别人的眼里,他就应该要立刻帮助别人,什么也不能做,这在别人的眼里也是格外致命的,你明知道我经历这么多,可是你却从来没有想过我的感受,这怎么能行呢?

    “其实你也应该明白的,并没有人会和你一样胡说八道,我也以为你不用来骗我,相信我一次吧,他没有什么资格过来教育你,也没有时间过来教育你,每一个人都很忙碌的,如果他敢来做坏事,你放心,有我在一定吃不了兜着走。”

    所有人都是这样的想法,明知道对方不是故意的,却从来没有想过这一切,会如此尴尬,我也相信你不是故意的,但这有什么区别呢?无论你是否故意他们都不会理你。

    总而言之,到了现在他也是已经疲惫了,你明知道我经历这么多,以后每一件事都会深思熟虑,可是你呀,还是要这样的过分。

    “其实你要明白,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他们说话做事肯定是有原因的,我也从未考虑过与你一样计较,我只希望你能把这一切给说清楚,总而言之,到了现在,他们可没有资格过来嫌弃你。”

    面对这一切的说法,他们还是很认同的,将好像是在说这一切与别人无关,你也没有什么资格和别人一样来教育我,你不要忘记了,再来这样说废话反而是不应该的。

    “没有没有,我没有这样的意思,更加不明白你为什么来嫌弃我,我告诉你,很多事情做错了以后就要学会勇于承担,而不是在这样斤斤计较胡言乱语。”

    中年女人看了一眼这个少年的模样,看起来格外诚恳,片刻间所有的疑虑都已经消失了,我也希望你可以不要来骗我,到了现在,我从来没有理由和你一样斤斤计较。

    他们也已经放弃了挣扎,我知道的,再来这样胡说八道,都是完全不应该的,世事无常,并没有人会和你一样自暴自弃。

    他们从来没有想过别人会一直这样的白日做梦,你明知道我经历这么多以后,很容易难受。tv首发 m.biqugetv.com

    少年的魔光依旧十分简单,就好像是在说,对于你我还是很好说话的,毕竟我从来没有做任何的坏事,我也不会嫌弃任何无辜的人,我只是希望你可以冷静一点。

    冷静什么的谈何容易。

    你明知道我经历这么多以后,已经有点难受了,可是你却依然在这样对付我,我告诉你光是这一点,便让我十分不想接受。

    不管怎么样,他们同学都是朋友,如今闹僵了也不应该是如此的,所以说他们的心情充满了悲伤,这样像是在说,并没有人会和你一样胡闹,我也以为你至少会学会满足。

    “得了吧,你本来我还以为你不用来骗我,可到现在我发觉还是我想太多了,他们的事情,没有人会来管,我也以为你不会和别人一样斤斤计较。”

    中年女人对于这一群人的态度依旧是十分满意的,她认为这一帮人虽然看上去不是很开心,深知每一字每一句,都好像是在胡言乱语,可无论如何,他们也从没想过,有人会来和别人一块继续自暴自弃。

    反正在别人的眼里,他的话都是不应该存在的,他们也从来没有想过有人会跟他一样继续往前,相信我一次吧,再来这样解释,也都是不应该的,至少我从来没有考虑过做任何的坏事,也没有考虑过嫌弃你。

    这一帮人依旧是这样的态度,就好像是在说,对于你我还是很无奈的,世事无常,我从来没有考虑过有人会和你一样继续开玩笑,我以为我们的事情不会变得这么复杂,可到最后好像还是我太天真了,在你的眼底,这样解释会有什么原因吗?

    “其实如果你们的矛盾的话,也应该互相解释,不论是对谁错,都应该要心平气和谈一谈,这样子说不定可以改变这个结局,如果逃避的话,那只会一直这样离谱下去。”

    对方的眼神依旧充满冷淡,这好像是在说我从来没有考虑过和别人一块来伤害你,我也从来没有想过别人会和你一样胡闹,再这样白日做梦,也是完全不应该存在的。

    “不是的,我们也明白,我们这样子是不应该的,但是我们的心里真的很难受,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彻底表扬我们,我们一直都认为这一切不该如此的,总而言之真的很生气也很失望。”

    很明显他还是很会演戏,到这个地步都没有忘记给别人带钢线焊一次,甚至还能装出一副很可怜的样子来,到了现在,你以为还有人会来帮你吗?别开玩笑了,再这样下去,只会让这一切更加糟糕。

    他们也从来没有想过有人会跟他一样胡言乱语,至少对于你而言,这都是不可能的。

    他们再一次开始深思熟虑了起来,这好像是来说对于你,我没有任何的存在感,我想你应该也不会这样过分的,每一次做了坏事都要过来开玩笑,你觉得这样做有可能吗?

    “其实我们也知道这件事是我们不对,但无论如何我从来没有考虑过有人会和你一样说废话,到了现在,算是我明白这一切了。”

    中间女人并不知道孩子们之间的纠葛,但是她相信自家女儿并不会这样无理取闹的,刚才的话也只是客套话,真正在心头难以忘记的还是那一件事情,我也相信你不用来骗我,不管怎么样,他们的事情都不会难以理解。

    反正在别人的眼里,你不会来这样胡闹的,不是吗?我也相信,你不用来斤斤计较。

    就算是以这次,他也应该要保持公平公正,不要忘记了,我们从来没有考虑过做任何的坏事。

    “其实我们之间的矛盾的确是有原因的,但是原因也没那么强大,我希望你们可以表扬被骗了,不管怎么样,到了现在,每一个人都很不容易,我们做了这么多事情,肯定都是有原因的,并不会白白付出那么多。”

    他们的确是这样的态度,这种形式来说,对于这一切我已经习惯了,你也不用来这样怀疑我,每一次做了坏事就要来找借口,我觉得这样子行为是十分不可取的。

    他们对视了一眼,从彼此的眼神里面看到几分紧张,这种形式来说,再这样下去,我可就要忍无可忍了,虽然我看上去什么话也没有啰嗦,还是已经仁至义尽了,你若是再来这样过分,到了最后也没有人会来帮你。

    无论如何他们算是看出来了,想要获得成功没这么容易,这个中年女人虽然看上去很客气,并且处处为他们说话,可到了最后,好像还是他们天真,对方一直来这样解释,到最后都是完全不应该的。

    他们的确是这么一个想法,这样相似来说,对于你我从来没有考虑过去欺骗,更加没有想过去伤害,我也相信,你不会这么难以理解的。

    每一字每一句都充满了威胁,就好像是在说我,虽然看起来特别暴躁,特别容易生气,可是一阵子,我也是付出过一番心血和努力的,你没有理由来这样对付我,更加没有理由来这么过分。

    对方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么糟糕的情况出现,你明知道对于你,我已经解释了很多次。

    这一群家伙的确是这样的态度,就好像是在说,对于你我已经足够付出了,可到现在,你却还是没能给我一个机会。

    他们越是这样往下下,内心深处就越是难受,你明知道我为此付出这么多的心血,可到最后还可以不管我的死活。

    “好了好了,你的事情我都明白,我从来没有想过他们会来这样保护你,我也一直都认为,只要愿意为彼此付出,就一定可以成功,结果谁知道都是我想错了呀,从今往后我再也不会被骗了好不好。”

    他们从彼此的眼神里面看到几分紧张,这好像是在说我从来没有想过做任何的坏事。

    不管有没有想过做坏事,但你始终都做了。

    这一点是无法避免的。

    他们也从对方的眼神里面看到几分紧张,不管怎么样到这个地步,戏肯定是要演完的,要不然的话只会被别人给嫌弃。

    “我们也知道闹矛盾的事情每个人都有错,但是我们依然希望他可以给我们一次机会,而不是要让我们给甩开,我们都是一家人一样,我们现在是这么久了,我们不应该就这样离开的。”

    很明显,这一群家伙的心情是十分沉闷的。

    从来没有想过对方会来,这么斤斤计较,也没有想过别人说话做事,我一直都这么异想天开,明知道我已经为你付出了很多,可是有些人却还是这样天真。

    他们也从来没有想过,别人会来继续开玩笑,毕竟这样的情况我也是第1次遭遇。

    总而言之,还是感觉很郁闷,你明知道再来这样解释都是不应该的。

    越来越难以理解了,他们从来没有想过中年女人还要来询问自己,本来以为这个家伙应该是很好欺骗的。

    “其实不管怎么样,我们都希望可以很好,因为对于这个女孩我们从来没有想过去伤害,我一直都认为他不会来辜负我们的。”

    很明显,每一次每一句都充满了无奈,这样的方式来说,对于这一切的观点,我都是不认同的,但是我也没办法了。

    从未想过这一切会如此糟糕,也没有想过别人会来嫌弃自己,我也希望我们的关系可以不要再变得更加糟糕了。

    无论如何他们都已经解释了很多,到了现在,也不是别人就可以完成的。

    总而言之,这一切都是由自己来守护。

    “好了好了,你们在胡言乱语什么东西呢?告诉你吧,如果说真的是他的错,我们肯定给你们赔礼道歉,可如果不是的话,我也希望你们可以浏览污蔑他,这是我们的女儿,我们不可能不帮他来帮你们的。”

    中间女人的思想依旧十分明确,就好像是在说,你们的事情我不了解,我也无权干涉,但是我希望你们能把这一切给解释清楚。

    绝非是这样胡说八道。

    他们再一次开始思考了起来,就好像是在说,你以为还有人会来帮你吗?

    不存在的。tvhttps:m.biqugetv.com/

    根本没有人会和你继续解释。

    也根本没有人会一直守护你,做了太多错事,我希望你们能把这一切考虑清楚。

    绝非这样斤斤计较。

    “没有,没有你的事情,我从来没有考虑过去插手,这个你应该是明白的,但是你都来找我们高庄,我也不能完全无视了你,既然如此,肯定是要搞清事情的状况。”

    很明显,这是打算查明真相以后再决定了,要不然的话直接下定论,对谁都不好。

    没有人会一直都这样的直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