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鱼小说 > 玄幻小说 > 一个也不能掉队 > 第541章碰运气
    岳峰峦皱了皱眉,然后起身:“走吧,我们先出去。”

    驾驶员小王已经被安排回乡镇了,岳峰峦和李华一前一后走着,然后出了电力公司。

    覃塘的最后一句话,说得很白,李华阅历太差,以为凭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想法就可以做事,那就是个笑话。

    岳峰峦悄悄的看了看李华,生怕李华的心情被影响了。没想到李华也正好看过来。

    “师兄,下一步怎么办?”李华眼光之中有着锐利之色,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岳峰峦一阵无语,这家伙还真是有点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样子。

    “哎……”岳峰峦谈了一口气道:“这件事是我们需要求人,明天会后我回去和班子商量一下,然后再作下一步打算。”

    李华听见岳峰峦这话有点不乐意,“师兄,时间不等人,你这么一来一往的又是好几天非要到时候项目完全停下了才给县上领导报告吗?”

    李华的话也是岳峰峦最担心,但如果不这样,难道要直接找领导打报告?而且覃塘并没有表示对这件事不理睬,大家也只是猜测他会拖着不办。

    这叫无中生有。

    “你觉得应该怎么办?”岳峰峦看向李华,突然觉得李华是不是有什么主意。

    李华眯着眼睛道:“师兄,这事吧,如果你不带我来,似乎就顺利了,但是现在的局面绝不是你可以解决的了。如果不早点做打算的话,覃塘肯定是拖字诀,到时候不能如期完工领导的板子只会打到滨江镇的头上,所以这事必须上报。”

    岳峰峦赞成李华的意见,覃塘一定会拖着不办,但是有什么办法呢?谁让主动权在人家手里。

    “李华,现在这个场面,如果专门去给领导报告高压线搬迁的问题肯定不妥当,万一覃塘在会上一口答应了呢?那不是直接把滨江镇晾在一边了?到时候偷鸡不成蚀把米,还可能别覃塘反咬一口。”

    “师兄,单项汇报肯定不行。我们得找几个问题,请谭久远副县长开了一个现场协调会,再在会上提出这个问题,这样即便覃塘有什么意见,他也没法说,而且在大会上的表态可不是我们今天这种私会表态,那是必须立马办理的。”

    岳峰峦眼睛一亮。

    对,这件事就这么办。

    只要开了现场办公会,滨江镇就有理由直接给覃塘施压,到时候办也得办不办也得办。

    岳峰峦高兴的看向李华,“你真是个鬼精,要请动谭久远那还得姚书海出马,这事请他汇报,嗯我立马给他打电话,让他尽快安排给谭久远副县长报告工作。”

    “师兄,你还有其他事情没,如果没有事情的话,咱们就此分道扬镳?”李华笑道,这时候也没啥事办,自己还得去办一点事情。

    岳峰峦笑了笑,“你小子有什么事情要办,打算甩开我?可不要背着师妹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刚才覃伟说的什么?抱得美人归,你给我小心着点。”

    虽然岳峰峦不相信覃伟说的话,但是趁机调侃和警醒李华一下也是必须的。

    李华无语。

    心道,我要去办点事情,那还不是高压线搬迁的问题。

    他发现了一个问题,但是他没有立即告诉岳峰峦。覃塘手里的那份文件,肯定是有问题的,李华一直在悄悄的关注覃塘,他敢肯定那份文件里面肯定有什么。不然,覃塘不会那么爽快的答应说马上和市公司衔接,如果猜想得对,那覃塘还真是只有哑巴吃黄连了。

    李华白了岳峰峦一眼,然后直接离开了。

    真是狗咬吕洞宾。

    李华其实也不知道去找谁,但是他觉得可以去碰碰运气。

    苏沐涵。

    他一直在县政府的综合科工作,对全县的公文流转十分熟悉。虽然电力公司市公司的文件不可能流转到县政府,但是万一苏沐涵有什么消息呢?

    电力公司,覃塘的会议室里面。

    覃塘指着文件道:“秦俑,是你把中间那一页抽掉了?”

    秦俑有点无语,这时候问这个还有意思吗?反正你也不想给滨江镇办。

    “覃总,我是担心你没有退路,所以我把规划直接拿掉了,就算咱们给他们办了,那不是也是覃总您辛苦协调的结果吗?”秦俑心情忐忑的说出了自己的意思,然后小心翼翼的看着覃塘。

    “小秦,跟我做事,最好是实在一些。我眼里可揉不得沙子。”覃塘似笑非笑的看着秦俑。

    秦俑心头一紧,他明白这事覃塘在敲打自己,有些事情必须实话实说。

    “覃总,高压线搬迁的事情,主要是被我给忘记了。这是县政府公文中心流转出来的文件,拿到的时候时间就已经过去很久了,带回来又不知道放哪里了,所以一直没有给领导报告。在会场说的话,那都是我编的,领导根本不知道这么回事。”

    覃塘看着秦俑,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沉默了一会,他挥了挥手:“你先去吧,有事我叫你。”

    他知道秦俑没有完全说实话,但是他也不会期待秦俑把责任全部揽到自己头上,那是傻子做的事情,所以秦俑的回答算是规范了。

    看见秦俑出了办公室,覃塘才把目光落到了覃伟身上,“你今天怎么这么冲动?会上就直接发飙,你在背后说一下,我就知道怎么办了,现在反而不好搞了。”

    “哥哥,有什么不好搞的,我堂堂采购部长说没有就没有了,你不替我憋屈吗?我也是最近才知道李华和何美丽走得很近,吗的,贱人一对,看老子怎么收拾他们。”覃伟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

    “给你说过多少次了,让你沉着冷静,你就是不听,那你说我现在怎么办?我给他们办还是不办?”覃塘丢出一份文件出来,“市公司的文件已经出来了,那一档线路本来就是搬迁范围,而且他们转身就可以去县政府告我一状,我怎么应对?”覃塘皱着眉头道。

    覃伟拿过文件看了看,然后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道:“你是大哥,你想办法,我这冤你必须给我伸了,不然我过得不开心。就是回个家,也抬不起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