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鱼小说 > 玄幻小说 > 万古第一狂帝 > 第七百零四章 黑心虫
    君逸飞淡淡的瞥了杜江一眼,却不是太在意。对方要如何做,看对方的想法,反正对君逸飞来说,这一切,都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多谢君公子。”

    周刚擦拭去额头的冷汗,他知道,如果不是君逸飞救了自己,自己这一次很可能就栽了。对君逸飞,周刚在心头还是很感激的。

    “周城主,我想知道,这一次我们剑神宫弟子的受伤情况,你那边应该有吧?”

    君逸飞看着周刚说道。

    周刚看着君逸飞点点头,正色的说道:“有的,我们将那些剑神宫受伤和死亡的弟子,都妥善的安排好了。”

    君逸飞很满意的拍了拍周刚的肩膀,微微一笑的说道:“那就好,没关系,杜江的意思,不代表我的意思。这杜江一家之言,影响不了你。”

    “多谢,以后君师兄,有什么需要,大可交代师弟我。”

    周刚对君逸飞恭敬的道。

    虽然周刚的年龄,都可以做君逸飞的爹了,但君逸飞乃是真传弟子,在剑神宫的地位,远远的在他之上,喊君逸飞师兄,这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在剑神宫是不看年纪,而是论实力和地位的。

    当然,君逸飞虽然有些怪怪的,但规矩就是如此,他也不会去尝试改变。

    “那些受伤的弟子,他们都知道是如何受伤的么?”

    君逸飞对周刚问道。

    “不清楚,他们也很迷茫,因为他们受到袭击的时候,是在深夜,当时晕了过去,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受伤了。”

    周刚对君逸飞解释道。

    “这也太夸张了吧,连自己如何受伤都不知道?”

    余海棠有些诧异。

    “是啊,听起来的确是有些奇怪,但事实上,的确也是如此。”

    周刚摇摇头。

    “带我去看看,死亡的剑神宫弟子。”

    君逸飞对周刚道。

    “是……”

    周刚对君逸飞点点头。

    君逸飞随着君逸飞,来到了,星火城北边的一座库房内。这里面,已停留了十几具的尸体。

    君逸飞蹲下|身,仔细的在那些尸体上查勘了一番。最终,他的目光有了焦点,落在了一具男尸的脖子后面。他伸手,在那男尸的脖子上一掰,让那男尸的脑袋一偏,将脖子后面露了出来。

    “如何,君师弟?”

    叶鑫彤看着君逸飞好奇的问。她知道,君逸飞的神色来看,显然也是发现了什么。

    君逸飞皱起眉头,正色的说道:“这位同门,看起来像是被虫子给咬死的。”

    “虫子可以咬死人?”

    石修有些吃惊的看着君逸飞。

    “这没有什么奇怪的,在这个世界,任何事物都有可能置人于死地,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做不到。这虫子应该是一个剧毒的虫子,而且不大,大约和人的指甲大小。防不胜防。”

    君逸飞摇摇头。

    “可是,为何这些同门的尸体上,看不到任何的中毒特征呢?”

    肖寒秋有些迷惑的看着君逸飞。

    君逸飞淡淡的瞥了肖寒秋一眼,微微一笑道:“你问的好,为何没有任何中毒的特征,这是因为,他中的,本身就是神经系的剧毒。所谓的神经系的剧毒,就是这剧毒,只会作用于人的大脑,直接让人脑死亡,但是体表,不会有什么太明显的伤口。”

    “嗯,明白了。”

    吴雨欣点点头。

    “君师弟,你的意思是说。之前那些受伤没死的同门,他们是因为毒虫没有咬在脑袋上,所以,没有发作?”

    陈俊奇看着君逸飞问道。

    “陈师兄,果然聪明,的确是如此。”

    君逸飞看着陈俊奇微微一笑的道。

    陈俊奇说的也的确是没有错。毒虫如果不咬在关键的位置,是不会发作的。尤其是咬在除了脑袋上,其他的地方。但因为毒性很强,虽然不会致命,瞬间的剧毒还是会致受伤者昏迷,但不致命。

    “那到底是何人做的?为何会袭击我们剑神宫的晶矿?”

    石修的神色严肃。

    “这就需要我们去探查了。各大宗门……甚至是天魔教都有可能。”

    君逸飞眯起了眼眸淡淡的道。

    虽然在数千年前,剑神宫对天魔教并没有太大的打击,甚至放水,但以天魔教的尿性,不一定会因此存在感恩,下手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我们去晶矿区吧。”

    君逸飞道。

    在周刚的领路下,君逸飞等人到了晶矿区。这是这星火城唯一的上品晶矿。

    相对于其他的晶矿,这上品的晶矿,才是剑神宫最受重视的。一座上品晶矿的价值,远远在其他晶矿之上。

    驻守在上品晶矿区的剑神宫的弟子有五十几人,但是之前死伤二十几人,却是让这里的士气变得很低。一个个情绪极为的低落。

    “哼,周城主,你还敢来此?这就是你的失职了,一个堂堂的城主,连敌人怎么出手的,都没搞清楚?你不是废物还是什么?我看你还是乖乖地回去领罪吧。”

    杜江带着同门弟子,走到了周刚的面前。趾高气扬的道。

    周刚面色一变,低着头,却是不敢还嘴,对方在剑神宫的地位,比他高的太多了,别看他是城主,但在剑神宫的地位,远远不如对方。甚至对方回到剑神宫,只需要在上层吹吹风,自己兴许就要遭殃。

    是以,周刚虽然心头委屈,但还是低着头,不敢说话。

    看着周刚如此,杜江更为的得意了。

    边上的是另外一名剑神宫真传弟子带队的队伍,她没有表态,只是默默的看着杜江在训斥周刚。

    “呵呵呵,杜江,我看你的能耐也只能在周城主的身上耍耍威风了。”

    君逸飞不屑的道。

    “你什么意思?”

    杜江听到边上君逸飞的讽刺,登时面色一变。

    “本公子何意,你听不出来么?”

    君逸飞的声音顿了顿,对杜江淡淡的道:“在我看来,杜城主没有过失,反而有功劳。”

    “呵呵,笑话,我们这么多的弟子死亡,连敌人都没有找到,你还说他有功劳?君逸飞,就算你要包庇他,也不用这么离谱吧?”

    杜江看着君逸飞讥诮的道。

    “我敢肯定,就算是你换做是他的位置,也不会比他好到哪里去。”

    君逸飞看着杜江摇摇头。

    “你……”

    杜江看着君逸飞是硬要和自己抬杠到底了。登时有些恼怒。但似乎想到什么,对君逸飞还是有所顾忌。冷哼了一声道:“我们走着瞧。”

    说完,杜江转身而去。

    另外一队带队的真传女弟子,走到了君逸飞的面前,对君逸飞笑道:“你好君师兄,我是袁玫。”

    “袁玫师妹。”

    君逸飞看着袁玫笑着点点头。

    “君师兄,你是不是知道这一次我们同门被袭的缘故?”

    袁玫看着君逸飞好奇的问。

    君逸飞摇摇头道:“还没有什么头绪。但我知道,袭击的,不是人,而是毒虫。”

    “毒虫?”

    袁玫有些吃惊的看着君逸飞,神色有些半信半疑的。毕竟,毒虫能无声无息的杀人,而且杀的还是剑神宫的弟子,这让袁玫有些不解。

    见袁玫有些不信,君逸飞郑重的道:“那毒虫我怀疑是黑心虫,很小,但毒性强烈,尤其喜欢在黑暗中出没,所以,袁师妹,你们晚上务必小心,最好晚上抹上黑狐血。”

    “黑狐血?”

    袁玫有些纳闷的看着君逸飞。

    君逸飞对袁玫点点头,说道:“嗯,就是黑狐血,这种黑狐血虽然不能杀死黑心虫,但黑心虫最讨厌的就是这种黑狐血的味道。如果真的是黑心冲,兴许能让你们躲过毒虫的伤害。”

    “好,我知道了。”

    虽然袁玫有些半信半疑的,但现在没有任何的头绪,她还是宁可信其有。

    “你也将这个消息告诉杜江吧,虽然我和他有矛盾,但毕竟是同门,我也不希望他带来的人出事。”

    君逸飞对袁玫道。

    “明白了君师兄。”

    袁玫对君逸飞笑着点点头。

    “这黑狐血我去收购吧。星火城有专门售卖魔兽的商会,那里应该有不少。”

    周刚道。

    “那麻烦周城主了。”

    君逸飞看着周刚颔首道。

    这黑狐不是什么名贵的魔兽,只是很普通的二级魔兽,在附近的山脉也很常见,君逸飞相信,周刚应该很容易能收购不少。

    “不会,那我去了。”

    周刚对君逸飞说完,就匆匆离去。

    “君师兄,那我去通知杜江师兄吧,希望他能听我的。”

    袁玫说完,就带着人向着杜江的所在而去。

    “我们也四周去看看吧。”

    君逸飞对石修等人道。

    一行人,在晶矿四周寻找线索,但很可惜,没有什么太大的收获,反倒是杜江那边,似乎吵了起来。

    “袁师妹,没想到你也鬼迷心窍,竟然相信君逸飞那小子说的话,什么凶手是毒虫,这种荒唐的话,你竟然也相信?”

    杜江看着袁玫摇摇头,有些不屑的道。

    “杜江师兄,君师兄也是一番好意。你还是相信他吧。我们现在没有任何的线索,谁也不知道,敌人下一波的攻击何时到来,万一君师兄的方法有用呢!”

    袁玫对杜江劝道。